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度假酒店 > 信息资讯 > 正文

我发誓:我要睡遍这19家新酒店

发布日期:2018/10/9 21:36:18 浏览:881

来源时间为:2018-02-23

人类对居住空间的探索,从未停驻。在迅疾、喧嚣、逼仄、程式化的现代生活藩篱中,这19家新张酒店,对奢华、共享、个性、社区概念的大胆践行,给当代人居生活带来全新的想象。而想象,正是人类做梦的能力,正因为有了这种能力,“栖居”才有了新的方向和目标。

列下第一份狗年的wishlist是关于酒店的。我一直觉得,只要是自己努力赚来的钱就应该让自己享受更好的生活。

在这个时代,慢,是一种奢侈的姿态。珠宝起家的品牌宝格丽,习惯了精雕细琢的工匠式严苛标准,自然将其一脉相承于北京宝格丽酒店的微小细节之中。

北京宝格丽是中国第一家奢侈品酒店,从庭院的一草一叶到房间里的装饰小玩意儿,无不复刻了宝格丽的意大利式的奢华。与华丽的法国风或是古怪中带着一丝狂野的西班牙风都不同,意大利设计精巧而优雅,充满了文艺复兴范儿的艺术感。在北京宝格丽酒店,一樽花瓶、一盏台灯、一张椅子与它们分别摆放的位置,都是经过精心的设计与考量,反射着当代意式家居的精致格调。

传统的意大利人拒绝庸常的生活,一丝不苟地享受就是他们的生活准则。日用品需度身定制,至于艺术,那可是生命里的氧气,不可一日或缺。在北京宝格丽酒店,你会像一个意大利绅士或淑女一样度过绝非庸常的一日,饮有琼浆玉液,宴则玉食珍馔,夜里坐在这座位于北京东三环的罗马式花园庭院里,你可曾嗅到南欧古城里的橘树芳香?

微风叩响黑漆大门上的铜门环,昏黄的灯晕在厢房的窗柃上摇曳,松木楼梯板传来吱呀作响的脚步声。弄堂里,飘来悠远的“桂花赤豆汤——甜酒酿”的吆喝,这是上海石库门曾经每天都在上演的时光。

现在,上海建业里嘉佩乐酒店用了整整9年时间,在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老建筑群中复原了这幕行将消逝的风景。酒店所在的石库门建筑群包括200多栋复式石库门建筑,除了酒店外,规划中还有嘉佩乐公寓及精品零售店TheGallery。

与老牌奢侈酒店品牌相比,嘉佩乐年轻得有些过分。创始人霍斯特·舒尔茨仅仅用了15年时间,便将这个品牌打入了激烈交锋的酒店一线阵营。

建业里嘉佩乐是上海目前唯一的全别墅设计酒店,每一座独门独院的房子里都复原了老上海的家居细节,譬如底楼的客堂间,顶楼的阁楼。卧室里点缀着只有上海人看了才会心有戚戚的细节,比如罗马数字的复古小闹钟、编织的梅花图、衣帽间的木雕门。

当年建业里的地标建筑物,一座水塔,也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。这里早年曾是当地居民取水饮用的地方,之后被改建成地下室的通风换气口,如今它面目焕然一新,作为酒店的最高建筑物,这里被用作照明与信号服务设施,也是俯瞰整个建业里的最佳地点。

意大利科莫湖畔的Bellagio小镇被称为阿尔卑斯山最美的地方,也是许多美国人心目中的意大利美景典范,于是美国人干脆在拉斯维加斯建起了一座酒店,希望复刻它的风华。这就是宝丽嘉酒店最初的故事。在酒店诞生后的许多年里,宝丽嘉都是拉斯维加斯最漂亮的建筑之一,更早早将全世界罕有的酒店3A级五钻奖揽入囊中。

19年后,全世界第二家宝丽嘉酒店在上海开业。酒外表恢弘非常,色泽美丽的花岗岩石材使它在外观上,轻巧无痕地融入了外滩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群中,而那些来源于ArtDeco风格的干净、有力和克制的几何线条,又使它呈现出了一种现代魅力。酒店内部空间则泛滥着一种意大利式的艺术奢华,步上白色大理石手工打造的巨型半圆弧楼梯,被酒廊入口处那面静止的陶瓷玫瑰花墙攫取了视线,捷克定制的枝形水晶吊灯正为它划下阴影和光亮的界线,那俨然是一幕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电影中的宏大场景。

同样戏剧化的还有大多数客房都配有的180度露台,站在这里,看到的或许不仅是高高低低的天际线、彻夜不息的霓虹灯,依稀也有那个浪奔浪流的绝代上海滩。

留在你的记忆里的奢牌酒店,是1800针埃及棉床单的柔软触感、富丽堂皇的枝形水晶吊灯,还是一次雪中送炭的帮助?如果是后者,那你一定认同瑞吉酒店创始人约翰·阿斯托上校的理念:最大的奢侈是来自人的服务。瑞吉私人管家式服务,自然也在新开业的长沙瑞吉酒店里一丝不苟地传承。

在管家服务上长沙瑞吉做了很多加法,但在酒店设计上长沙瑞吉推崇的却是LessisMore的简约精致。脱胎于古典东方四合院的结构,能呈现城市剪影的落地窗与代表张家界绵延山脉的菱形装饰,即便不出门,你也能体会到的城市血脉中的楚风湘情。

别错过瑞吉传统的马刀开香槟仪式,当金黄的酒液汩汩流出,倾满了水晶玻璃杯时,奇幻的时刻也随之降临。也许你会想起李白曾对酒当歌,许愿“月光长照金樽里”,也或许会想起菲兹杰拉德笔下的迷茫年代,所有人都在漆黑的海面上迷失了方向,只有一个人,初心不改,至死方休。

网站:Stregis.com/Changsha

以绅士和淑女的态度为绅士和淑女服务,这是丽思卡尔顿百多年来的服务理念。如今,海南第二间丽思卡尔顿酒店在海口梅开二度,同样,这个由美式老派美学构筑起的豪华宫殿里,每个人都像电影里走出的一样体面,如同客房里每天必换的深红色玫瑰花束般,无懈可击。海口丽思卡尔顿酒店大约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一家丽思,酒店以高尔夫球元素贯穿了始终,与品牌最擅长的绅士淑女元素混搭,催生出瑰丽无比的化学反应。

步入酒店,大堂里陈列的数座金灿灿的奖杯算是个提示,而走廊里苏格兰格纹图案的地毯也只是一个伏笔,直到打开房门的那幕风景,正剧方才开演。宽敞的落地窗外,大片青翠草场起伏着,云朵在上面投下巨大阴影。这片面积足有350英亩的黑石球场(BlackstoneCourse)非常特殊,整座球场都是建于火山喷发形成的基岩之上。而它也只是海口这座全世界最大的公共高尔夫球场的1号场,这周边,还有9个规模类似的球场。

高球爱好者理应为海口丽思卡尔顿欢呼。

网站:www.ritzcarlton.com/zh-cn/hotels/china/haikou

隐世酒店的鼻祖,当属安缦,连它的粉丝团都有一个专属名称“AmanJunkie”。

安缦不总是安于山野秘境,亦当大隐隐于市,冠以都市之名的安缦,有出自设计师KerryHill的东京安缦,现在又见上海的养云安缦,这是集团最大手笔的项目,在离繁华之地咫尺距离的地方,安缦足足耗费十年时光,完美地异地复活了一座明清古村。

安缦对中国的古代村庄似乎情有独钟,已经有了杭州安缦的珠玉在前,这次又大手笔地从江西的30个村落中,拆除了50余座明清徽派建筑,移植了10000多棵古樟树,在上海马桥镇旗忠村建起了一个桃源之境。

在养云安缦湖泊中间的楠书房,生活以某种诗意的方式展开。书房名字来源于紫禁城中的皇家书斋。在泛着木头清香的房间泡一壶茶、习一册字、读一卷书,重温一种“从前慢”的生活可是当今最难得的一种放松。夜来在氤氲着雾气的森林间漫步,清澈的湖泊中倒映千年古宅,华丽的纹饰和雕刻上记载着家族绵延了数个朝代的私人历史。有人燃起昏暗灯火,跳起翩跹舞蹈,宴是好宴,酒是陈酒。一切都遵循着KerryHill设计的初衷:极简、隽永而轻盈。

网站:www.aman.com/resorts/amanyangyun

太古集团旗下的“居舍系列”(TheHouseCollective)酒店皆以充满别致摩登感的设计著称,着力于打造小而美的精品酒店。其前作北京瑜舍、香港奕居和成都博舍都在业界博取了不错的口碑。

“居舍系列”的第四家酒店定位于上海兴业太古里,取名镛舍(TheMiddleHouse),与建筑所在的“大中里”暗暗呼应。

设计交给了米兰人皮埃尔·里梭尼(PieroLissoni),他的作品以简约著称,在大胆明快的线条中糅合了意大利人特有的艺术浪漫气息。像许多西方人一样,里梭尼对中国文化十分感兴趣,多年来一直在他担纲设计的数个当代家具品牌中致力引进中国元素。在镛舍客房中,那充满东方韵味的床头柜、新颖别致的壁挂式长椅和众多中国古典艺术品都出自里梭尼的主张,不过最特别的还是浴室的竹纹陶瓷地板,与陶渊明的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艾迪逊品牌创始人伊恩施拉格也是精品酒店”(BoutiqueHotel)概念的始作俑者,在他的眼里,设计也有时代感,那些千篇一律、老气横秋的高级酒店早已不再时髦,现今年轻人们喜欢的居所,得比连锁商务酒店有个性,要比小众精品客栈有标准,哪怕是员工的颜值,也影响着他们的决定。正是在这样的理念下,艾迪逊走出了一条又时髦又舒适的品牌之路。

三亚艾迪逊以莲池和竹林开篇,配着铁艺玫瑰的装饰墙,是海棠湾这一带最不俗的一座门脸。虽然是新开酒店,但妙的是酒店的绿植布局开始得很早,呈现出热带园林该有的葱郁繁茂。也许是弧线的关系,也许是水景的缘故,房间虽以黑、白、灰为主,质感却冷而不硬,反而呈现出某种水边该有的禅意。而LeLabo为艾迪逊特制的红茶味,个性极度分明。

三亚的每一间酒店都在海景上作文章,不过像艾迪逊这样,造了一片海中之海的也是前所未有。这片面积达20000平方米的“内海”,每天灌入一千万加仑的过滤海水,确保水质洁净,四周椰林掩映,白沙细腻。如此,在不能下海的海棠湾,你还能有什么遗憾呢?

三亚保利瑰丽酒店把自己定位为“探索海洋地域之旅”,把这片偌大的空间建成一个带有科幻与艺术气息的海洋宜居之地,有高楼有别墅、错落有致,动静相宜。

基础客房面积又一次刷新了海棠湾之最,达到68平米,在246间客房中,45间的阳台上还设有独立泳池。位于13楼的无边“天际游泳池”更长达惊人的103米!瑰丽御用设计事务所ABConcept,又一次担纲了房间的美学呈现。他们巧妙地运用了木质材料、民族图腾等元素,以现代风格为主,又融入了别具格调的海南风情。

公共空间里,艺术品值得一看,毕竟瑰丽的当家人郑志雯在这方面一贯以好品位著称。她对酒店艺术品的要求是“避免做一些所谓饭店艺术品的东西,希望看上去像某位艺术家的个性化收藏,甚至能成为城市风貌的代表。”

大堂里由阿根廷艺术家CarlosArnaiz制作、高达7米纵贯中庭的抽象花卉油画作品十分醒目,此外还有韩国当代艺术家ByunDae-young的“冰淇凌熊”趣味雕塑,最妙的当属大堂一侧的“通天塔”雕塑,由中国艺术家丁浩费时一年多,用竹子和木头搭建而成,有一种无限延伸的自由感,像此间的海,也像这座海棠湾独树一帜的高楼。

新国贸饭店听起来是个老派的名字,可在北京CBD里,它无疑是如今最潮酷的处所,办公、餐饮、社交、健身融合在这个多维度的复合空间里,直戳年青新贵们的心窝子。

在设计公司StickmanTribeDubai的操刀下,酒店内处处散发着大都会朝气蓬勃的气息。虽无阳春白雪的名家作品,但街头风的原创艺术在这里俯拾皆是。从大堂中央的树形雕塑和垂落于落地窗边的陶瓷叶子,到刻有十二生肖的鲜啤吧酒缸,还有走廊两侧的艺术画作,每一层都不一样,呈现花草树木、建筑设计、艺术碰撞等个性鲜明的主题,勾勒出旅行途中熟悉的所见所闻。

WorkHardPlayHard的理念从位于三层的共享工作空间“”众·社“”开始。这个由西班牙设计师品牌家具加持的楼层,分单人工作区和团队工作区,配有高速WIFI、复印机、传真机、会议室等工作设备,还有装备齐全颜值颇高的茶水间。这里对工作狂友好,一直开放到晚上11点。

至于PlayHard的部分,则由“”炼·工场“”负责。这里有种硬汉与嬉皮混搭的风格,集装箱质感的墙面上涂满了笔调狂野的大色块涂鸦。健身器械、有氧运动、综合搏击区域的装置在CBD区已是顶配,而且最棒的是,它24小时开业,陪你练到天荒地老。

“我愿我行我素,不愿涂脂抹粉,招摇过市,我也不愿……我不愿生活在这个不安的、神经质的、忙乱的、琐细的世纪生活中,宁可或立或坐,沉思着,听任这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信息资讯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